相关文章

陕西苹果出省记:1400公里5天时间 果价涨两倍

来源网址:http://www.sxxyzl.com/

  题记:市场的果子 卖不出感情的价

  苹果的价格不似往年红火,果农们“心忧炭贱愿天寒”,巴不得自己种出的果子年年都是勤劳致富的“金疙瘩”;市场里一斤苹果半斤肉的价,让消费者们一样感叹“可怜身上衣正单”,他们攥紧了手里的每一分钱精打细算。

  面对“卖难”与“买贵”,我们似乎对谁都要讲感情,但真正的市场是不那么讲感情的。

  今年,从陕西苹果因价“滞销”,心急如焚的果农们求援;到大小媒体、各路名人怀着朴素的感情“站台喊话”;再到苹果价格回归合理,销售逐渐好转…… 事情在一步步发生变化。

  而影响这些变化的,更多的是背后那双无形的手市场。

  无论是辛劳一年盼着一个好收成的果农;还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中间商;抑或是在“物美”与“价廉”之间寻求信价比的消费者,他们共同构成了这个无形的市场。

  在这里,谁只看得见自己,谁就要吃亏;谁希望更讲感情,谁就会失望。任何一方价值的体现,都必须以市场的认可为前提;任何一方获利的多少,都必须遵照市场的法则来计算。

  西部网两路记者跟随“走出去”的陕西苹果,一路从洛川出发到江苏常州;一路从彬县出发到湖南永州,了解到的情况大同小异:

  市场的东西,就要由市场说了算;市场的果子,卖不出感情的价。

  西部网讯(记者 鲁鹏飞)1440多公里,30多个小时后的12月8日下午七点,湖南客商冯祥松在咸阳彬县、旬邑收购的38000多斤苹果抵达湖南永州,这个不大的南方城市也是这一批苹果的最终落脚点,在这里它们走向消费者。

  陕西苹果出省记:果农果商都在算 谁挣的都不多

  陕西苹果出省记:好果子不好卖 价格市场说了算

  “今年苹果卖不上价而且客商比较少。”“去年收了苹果,赔钱了,还不知道今年怎么样。”“感觉苹果价格还是很贵,吃不起,是不是中间商把钱挣走了?”这是处在苹果商品链条上的三个主体的发问,今年苹果怎么了?

  从12月3日起,记者历时8天,跟随彬县、旬邑苹果,一路奔赴湖南永州,探析苹果身价背后的价值增长过程。

  围绕苹果销售的各环节,价值的每一次附加都在最简单的价格上体现出来。从生产到销售,漫长的苹果生长期是苹果身价增长最慢的时期,而从田间地头的收购开始到批发商交给零售商贩的一刻,最后一跃进入到消费者手里,苹果身价从田间地头的1块多钱增长到5元,甚至更高,才走完自己的商品之路。

  70起步收购 38000斤苹果的第一次价值附加

  12月4日,已经在彬县龙高镇高村代办孙三伍家住了一个礼拜的湖南客商冯祥松正忙着收第二车苹果。

  孙三伍说自己村里的大多都是单层套袋苹果,客商看不上,因此4号一大早,他们前往邻近的旬邑县丈八寺镇谈村收购果农岳好学家的苹果。

  和其他果农一样,岳好学家的苹果也是储藏在自家的简易棚里,用草帘子和玉米杆盖着,早上八点开始分拣装箱。分拣工凭肉眼按照苹果果径的70毫米、80毫米等不同等级分拣、过称、套发泡网、装箱,完成苹果采摘后的首次商品化处理。

  由于岳好学家是散户,苹果数量不多,客商根据果子的质量, 70径起步,按1.65元/斤统一收购,但是客商二次分拣后,80、85、90等级的果子价格也是和70一样的。

  65径的果子价格更低,只有1.1元,岳好学夫妇跟客商说,希望把自家那些跟70径差不多的果子能按照70的价格收购,冯祥松不同意,用苹果分级板测量了一遍之后,又把几个苹果放回到了65径一堆里面,这让岳好学的老伴有点失望。

  早上,岳好学家收完苹果,给分拣工管了顿早饭,岳好学说:“人家起头的人挣钱了,中秋节前价很好,现在的果子睡觉了,出不去,客商少麽,去年是客商寻咱,价还好,今年是咱寻客商,大户苹果多的卖的价好,咱少,卖的价也低。”

  忙碌一早上,两千多斤苹果,卖了4000多元。岳好学说:“咱是小户,除去成本花销根本不挣钱,儿子都在外面打工挣钱。”

  不管怎样,忙活了一年,能挣些钱岳好学还是很高兴,但剩下的“没达标”的果子也很多。岳好学夫妇准备把剩下的果子找个机会卖掉,尽量将这些果子转化成现金,老两口就放心了。

  收购的时候,客商冯祥松数次叹息,“这一车没有上一车苹果好。”相对于洛川苹果,代办孙三伍也承认由于地理环境、管理和技术等原因,“咱这儿的苹果没洛川好。”

  “没有自己的牌子,以前还有一个"公刘"牌苹果,最后没有了;管理也跟不上,还是对果园投入力度不够,青年人不愿种果树,出去打工了;政府支持的重点不在于苹果,剩下些中老年人在种果树。咱们这里,果农的苹果储藏条件有限,从树上下来三个多月了。脱水的肯定有,果面也不好了,一脱水,果子质量就不行了,肯定卖不了高价。再一个,老果树开始老化,新园子跟不上,快青黄不接了。”代办孙三伍对当地的苹果现状了解很清楚,也有很强的担忧。

  客商冯祥松之前收的一车苹果由于质量较好,基本都是1.8元收购,这一车质量分了好几个等级,为凑够三万八千斤苹果,他和孙三伍跑了好几家农户,费了不少事。

  岳好学卖完苹果的账单,2000多斤苹果,最终收入4000多元,岳好学说自己是小户,除去成本花销今年根本不挣钱(点击图片翻页)

  1.65元到2.31元 苹果的价值附加还远未完成

  早上收购完岳好学家的苹果,紧接着收购谈村岳海军家的苹果。说好是1.60元,距离仅仅几步路,岳海军家与岳好学家有5分钱的差距。代办孙三伍说,“一分价钱一分货嘛,有时候相差一分钱的也有。”

  在果农家,去年的苹果收购价不时会提到嘴边,成为果农对于市场的简单参考值。

  岳海军说:“去年我的苹果2.35/斤,现在1.6/斤,每斤少挣了0.75元,3亩苹果,施肥共花去5000多元,套袋花去1400多元,打五次农药500元,其他人工费都不敢算,今年没管理好,死了20多棵树,产量也没去年高,像我这样的小户绝对赔了,能挣一些是一些。大户好一些,还能落一些钱。”

  代办孙三伍的任务就是每天带着客商到处看苹果,冯祥松有时候也亲自选果,无斑点、无划痕、无腐烂、表皮完整光滑是基本的要求。由于天气比较冷,客商冯祥松还要求不能脱水、不能冻了。

  12月4日晚上八点,吃完饭,经纪人孙三伍和客商冯祥松对了一下帐务,两次收购一共七万六千多斤的苹果, 9天人工费、短途车费共花去5700元。加上纸箱包装费,付给代办孙三伍的提成,客商冯祥松又用计算器摁了一遍,抱怨成本有点高。

  这车苹果三万八千多斤,从旬邑和彬县收购,由于等级不同,价格从1.6到1.8不等,平均价格1.7元。

  记者按平均每斤1.7元的价格计算了一下,三万八千多斤苹果,打包人员每天80元工费,选果工每天60元,装箱工每天50元,人工、短途运输花费2850元;代办每斤4分钱的提成,冯祥松要付给代办1500元;纸箱、发泡网,平均每套6.1元,运费7900元,每吨390元,每一次劳动成本的附加,就意味着苹果的商品化程度又进了一步,苹果的身价经过这些过程,已经变成了一斤2.31元,每斤增长了6毛多,而苹果的商品化之路还远未完成。

  运输1400多公里 又一次苹果价值的附加

  咸阳礼泉是一个信息集散中心,这里集中了很多货运信息部,装运苹果的车辆一般都从礼泉调来,但等待了一天还是没有车,冯祥松有点着急。

  “这几天车还这么紧?难道……”孙三伍在猜测,这是偶然现象还是市场回暖的信号,但是市场的瞬息万变又让他打消了自己的猜测。

  等待了两天之后,6号下午,客商冯祥松接到一个电话,货车终于找到了,能装20吨货,从咸阳彬县拉到湖南永州冷水滩,1440多公里,说好运费7800元,每吨390元,8号早上到龙高镇装货,冯祥松说虽然农产品过收费站不收取什么费用,但是要是超载了,那就得全额缴费了。

  7号早上,在旬邑县丈八寺镇谈村,果农一早把装好箱的苹果转移到路边,等待货车来装车。等车的时候,果农岳明飞说,“往年大客商多,能把这一块儿苹果的价位稳住,比如说3块,但今年村里的果农自己把果子拉出去卖,果农自己卖的稍微低一些,市场上苹果一多,整个价格就低了。”

  长途运输,早上装车又花去400元装车费,卸货还需要400元,2.31元的苹果此刻又有2分钱的成本计入,一斤苹果最终拉到永州的价格是2.33元,经纪人孙三伍说要赚钱肯定得卖到这个价以上。

  下午两点,运往永州的三万八千斤苹果启程。客商冯祥松说自己在永州租的有门面,不用进市场,这样还能省些费用。

  冯祥松让代办孙三伍把剩下的包装材料留着,明年他早点来收苹果。代办孙三伍跟冯祥松探讨说,“市场行情变化很快,早一天晚一天都不一样,挣钱不挣钱,收的苹果质量本身占到30%,剩下70%看市场行情了。行情不好了,收再好的果子也不赚钱,但质量好的苹果也很重要,质量好损失也就少。”

  一天一夜,来自河南陕县的货车司机荆树华和严玉财轮流开车,司机荆树华说;“运费是跟着市场行情走的,今年苹果掉价,市场行情不好,我们的运费也就低了。”在车上,荆树华已经在考虑返程时接什么样的生意。

  12月8日晚上7点多,货车终于到达了永州市水果行集中地石牌楼街,这车苹果在冯祥松的姐夫肖保国的果行卸了一半,剩下一半第二天一早卸到了冷库。

  从凌晨两点开始,不断有小商贩前来批发苹果。12月9日早上9点30分,一早上的批发高潮过去,销售出去了几百箱,肖保国说8点以后生意就少了,小商贩都是夜里进货,以便早上销售。

  永州市零陵中路的连锁超市水果区,超市水果区主管管红霞说超市里陕西富士苹果卖的很好(点击图片翻页)

  从批发到零售 苹果身价的最后一跃

  肖保国的果行里的苹果主要来自陕西,洛川、渭南、长武的苹果都有,还有部分甘肃、河南、山东等地的苹果,肖保国说“从彬县、旬邑拉来的这批苹果,70的批发价2.52.6元,75的2.82.9元,80的3.33.5元。”

  这样能挣多少钱?“70的果子不赚钱,主要靠85、90的大果挣些钱,”肖保国说"今年并不光是陕西的苹果难销,其他地区的水果也不好卖。去年价太高,我们好多都赔钱了。今年起初,苹果起步价提的很高,果农把我们利润空间挤占了,我们卖的时候,卖的高才能赚钱,但价格高,消费者不认可,卖不动就只能赔钱,我们也很担心赔钱。今年经济不景气是根本,再一个,我们南方的水果也很便宜,橙子、香蕉这些可替代苹果,批发价才几毛,另外,价格好的时候,有的果农不太好说话,不好的果子也要我们拉,也是部分原因。”

  肖保国说虽然今年苹果较往年便宜,但消费量基本没什么变化,苹果多价必然掉,今年全国的水果都不太好卖。

  记者走访了湖南永州的果行和超市,根据果品的品质,价格一般都是50多、60多、70多元一箱。每箱20斤左右,批发价普遍在两块到三块多一斤,批发市场的价位较稳定,但零售市场一般都卖到四五块一斤。肖保国说,批发商主要靠数量赚钱,到小商贩那里肯定贵了。

  在永州老车站附近卖水果的小商贩处,有2.98元一斤的苹果,还有4元和4.5元的几种。商贩说去年他卖的苹果最低一斤四块,苹果批发过来后,一般都加价18%到20%卖给消费者。

  在湖南永州零陵中路的另一家大型连锁超市水果区,苹果除了常见的陕西红富士外,还有进口的红蛇果、加力果以及新疆过来的苹果,红富士有3.58元和5.99元两种,新疆的两种苹果都在4元左右,红蛇果等进口苹果价格在7元到14元不等。不过,前来挑选苹果的市民首选还是红富士苹果。超市水果区主管管红霞说,“陕西苹果卖的挺好,超市苹果主要通过在长沙的水果办统一配送。”

  管红霞说,“3.58元的苹果进入超市前价格3元,5.99元的进超市前价格是4.99元。超市一天能卖掉一吨苹果,这个季节主要卖陕西苹果,销售还不错,三月多主要卖山东苹果。相比较而言,新疆富士销量不大,超市也是第一次订,顾客还有一个接受过程。进口苹果主要面对高档消费群体,周末销量好。”

  从客商收购到进入市场销售,5天时间1440多公里,陕西果农岳好学家的苹果从一块多涨到了四五块,走完自己的商品之路。消费者吃到的已经不单单是一颗苹果了,而是凝结着各方劳动力的商品。

  果农希望卖价高,中间商希望多挣钱,消费者希望更廉价实惠的商品。共青团陕西省委农工部部长魏延安在自己的微博上说:“农产品物流也遵循三三制商业原则,即产品总价格中,产地价约占1/3,中间流通占1/3,零售环节占1/3。”但这是以最小成本获取最大利润的市场难以做到的。